哈尔滨“疯狂大货车”调查!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122人涉案

原标题:哈尔滨“疯狂大货车”调查!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122人涉案

来源:央视网

       央视网消息:近来,在黑龙江哈尔滨,一说起大货车,给人的印象就是肆无忌惮疯狂违章,超载、超速、超限、闯红灯等,经常发生重大交通事故,那么大货车为何如此疯狂?疯狂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?

       打开网络搜索,输入“哈尔滨疯狂大货车”,几十万条链接相继弹出——“哈尔滨一疯狂货车‘压爆’150吨大秤、仅三天,大货车肇事造成10人死亡、夜幕下大货车仍疯狂,无视红灯成群结队噪声轰鸣”等等信息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  “疯狂大货车”超载、超限、超速 违章事故多

       记者走访发现,在哈尔滨大货车确实很疯狂,存在很多问题,最普遍的问题就是超载,这些在市区内行驶的大货车,以拉运残土为主,那这些残土车为什么要超载呢?   

      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郑欣:“残土车正常应该是30(元/吨)左右一台的拉运价格,市场恶性竞争,这些残土车的运输单位,会把这个价格压到20(元/吨)左右,造成大货车超载屡禁不止,超载百分之一百以上。”

       大货车如此横行,危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,对此负有主要监管责任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,又为什么视而不见呢?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巩斌:“如果说没有经过交警的允许,是不可能在路上跑的,没有获得‘保护’是不可能跑的。”

       特殊路条  助“疯狂大货车”畅通无阻

       2017年10月23日,哈尔滨市纪委监委成立联合专案组,对大货车背后的保护伞进行调查,经过长达半年的调查取证,这些隐藏在背后多年的保护伞逐渐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   根据线索,一个名叫“二宝子”的人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,此人在交警系统中有着复杂的关系网,自称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副支队长王某的司机,往来于各个辖区交警大队,对于疯狂大货车的违法行为,提供“所谓的”关照与保护。经查“二宝子”原名孙某,而他背后对他起到保护作用的,就是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副支队长王某,2014年,孙某曾承包过运输项目。

       犯罪嫌疑人孙某:“在那个车的风挡玻璃写张纸,当时香坊那块叫通乡商店,就意思这个活在通乡商店,然后这不就是说一路过啥的,有辖区,香坊(交警大队)打声招呼,跟他说完了,他(民警)一看这个牌,基本上就不咋截(车)了,www.695888.com。”

       除了为孙某的车队提供保护外,王某同时对许多车队的违法运营,提供保护,对于找到他寻求保护的车队,亲自批示路条。

       哈尔滨相关部门对大货车的运行路线、运行时间有严格规定,晚上10点到次日5点允许大货车通行,对于王某亲自批示的,只要出示路条,在全市范围内就可以畅通无阻,进行无限制的运输。

       那么王某如此为大货车违法运营提供保护,批示路条,会获得什么样的好处呢?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巩斌:“在2014年,孙某代表王某参加了香坊区汇雄时代的一个土石方运输项目,并且得到了一个专项的保车费用40多万,当然,这其中有20多万进了王某的腰包。”

       2018年6月1日,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王某涉嫌受贿、介绍受贿一案。

       这些大货车之所以疯狂的违法运营,仅仅是王某的问题吗?经过专案组调查,让人更加震惊的是,在大货车保护伞的问题上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下设辖区各队层层存在违法、违纪、甚至犯罪问题。

       2011年,哈尔滨的郭某承包了一个建筑垃圾的运输工程项目,但是,工程项目还没开始运输,工地的门口就来了一辆警车。为了工程项目能够正常启动,郭某通过各种关系,找到了当时的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顾乡大队长明某,准备送钱疏通关系。

      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郑欣:“(郭某)拿了两万元钱,到明某的办公室。明某一看说,你在这拉运残土,我知道了,但是钱我不能收,你回去干活吧。这样郭某就跟明某搭上桥了。”明某没有收郭某的钱,但是,为了日后的工程能够得到明某的照顾,郭某便想和明某进一步接触。

      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巩斌:“在喝酒的过程中,明某就说到这么一个事,顾乡这边上班,路程比较远,想在这边买一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 郭某一想,以后还得求他,就答应在明某单位附近,购买一套房产与明某原来居住的房屋置换。于是,郭某就带着110万现金,来到了售楼处直接交上房款,然后将房屋持有人落在明某的妻子名下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明某除了还给郭某5万元现金外,将自己三亚和哈尔滨的两套房子以205万的价格顶账给了郭某,郭某扣除为明某支付的110房款,又给了明某100万元现金,在明某的“关照”下,郭某的20多辆车始终超载运输,一辆没被扣过。

      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巩斌:“明某以低价购买房产,通过郭某以高价卖给这些混凝土公司老板或者是土石方公司老板,这样一套房子,他超出(市场)价格40到50万,获得他自己的利益。”就这样,通过以上各种手段,短短几年,明某大量非法获利。

       大队长滥用职权 降低处罚标准 违规消违章

       此外专案组通过调查还发现,可以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执法的哈尔滨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巡逻大队,在处理大货车违法行为时,同样存在问题。

       一般大货车司机违法超载都在50%以上,最少的也是30%以上,根据规定需罚款一千元,扣6分。为了不影响正常的运输营业,违法大货车司机在接到行政处罚之后,会到交警队找巡逻大队副大队长李某和违章处理科科长罗某,以便达到免于处罚或减轻处罚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 违章科的两名民警接到领导批示的,改变违法事实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之后,伪造档案材料,达到为交通违法行为人降低处罚的目的。相关人员不同程度收取违法驾驶员好处。为保护大货车的违法运营,李某还违规使用公安交警系统的授权,私自将电子监控拍摄的大货车违法行为删除。

       近些年来,违法大货车运营时,还有一些保车团伙通过哈尔滨交警各队寻求保护,而有的违法大货车,则通过各个辖区交警大队下属的中队,广泛编织关系网,进行非法利益输送,寻求保护。

       专案组通过暗访发现,在哈尔滨市的各个区域,都有以中队为单位的交警执勤点,违法大货车通过时数量多,而且以车队为单位通过。

       权钱勾结 保车团伙助大货车畅通无阻

      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“1023”专案组工作人员刘轶修:“保车人都是以土方公司,以运输公司这种名义,组织运输,但是后面得有保车人,他们都跟需要运输的路线,沿途涉及哪个地域管辖的交警部门人员,都要打通。”

       在这些保车团伙中,一个叫姜某的人,他的车队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,这个车队经过的地区,有违法行为时,多数执勤民警会视而不见。姜某又是如何打通关系,让车队违法车辆免受处罚呢?专案组查明,姜某对寻求保车的车主收取一定费用,然后对车队行驶路线沿途的21名交警进行过行贿,金额从五百元到一万元不等。

       通过保车团伙  深挖背后保护伞

       2018年初,专案组在针对大货车检查的过程中,对违法大货车现场进行取缔,经常会被相关保车团伙成员跟踪。这给案件侦办带来了很多的阻碍。专案组协调公安,出动刑侦力量,在大量取证之后,以涉嫌干预执法、强迫交易等罪名对保车团伙头目进行控制,孙某、姜某等六个保车团伙相继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   经过7个多月的调查,2018年6月26日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下发纪检监察通报,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“疯狂大货车”问题,市纪委监委深挖彻查,打掉涉恶“保车团伙”6个,查处充当“保护伞”的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122人,其中11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