糊口中常用歇后语大全

  糊口中常用歇后语大全 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是人 水仙不开花—— 哑巴吃黄莲——有苦本人知(或“有苦说不 出”) 还有一种是谐音的歇后语,他正在前面一品种 型的根本上插手了谐音的要素。例如 外甥打灯笼——依旧(舅) 孔夫子搬场——尽是输(书) 火烧旗杆——长炭(叹) 粪坑关刀——文(闻)也不克不及,武(舞)也不克不及。 [编纂本段]【歇后语】 十五个吊桶吊水——七上八下 打伞——(无发无天) 腊月气候——脱手动脚(冻手冻脚) 父亲向儿子——岂有此理(岂有此礼) 公共茅厕扔石头——惹起(惹起公粪) 外婆死了儿子——无救(无舅) 老公拍扇——苦楚(妻凉) 秀才的空棺材出葬———-傍若无人(木中 无人) 王八中解元———-老实(龟举) 花生————–非吵不成(非炒不成) 皮匠不带锥子——–实行(针行) 何家姑娘嫁给郑家—-正合适(郑何氏) 的房子———-妙(庙) 河滨洗黄莲———-何苦(河苦) 做梦变蝴蝶———-想入非非(想入飞飞) 山公学走———-(假猩猩) 精拆茅台————很久(好酒) 蜘蛛拉网————(自丝) 瞎子背瞎子———-忙上加忙(盲上加盲) 西瓜地裏散步——–进退两难(摆布逢圆) 脱了旧鞋换新鞋——(改鞋归正) 麻布袋草布袋——–一代不如一代(一袋不 如一袋) 碗底的豆子———-历历正在目(粒粒正在目) 卖布不带尺———-存心不良(存心不量) 穷木工开张———-只要一句(只要一锯) 砖窑裏失火———-(窑烟) 灯盏无油————操心[费芯) 钟馗嫁妹————鬼混(鬼婚) 粪船过江————拆死(拆屎) 黏窝窝掺黄莲——–一年一年的苦(一黏一 黏的苦) 药铺裏开抽屉——–找玩(找丸) 癞虾蟆跳水井——–不懂(噗咚) 唱戏的骑马———-不可(步行) 炒咸菜不放酱油——有言正在先(有盐正在先) 从河南到湖南——–难上加难(南上加南] 打灯笼搬石头——–照办(照搬) 洪流冲走地盘庙——留神(流神) 耕地裏甩——–吹法螺(催牛) 孩子的脊梁———-之辈(之背) 航空兵翻觔斗——–(试飞) 耗子掉到水缸里——时髦(湿毛) 老住山洞——–没事(没寺) 货轮出了海———-外行(外航) 火烧旗杆————长叹(长炭) 芝麻开花——节节高。 十五只水桶吊水——七上八下。 扶摇直上——更进一步。 外甥打灯笼——依旧。 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二白。 泥过河——本身难保 孔夫子搬场——尽是输 茶壶里煮饺子——有货倒不出 飞机上吹喇叭——梦想 千里送鹅毛——礼轻情义沉 雨打黄梅头——不利。(倒梅) 半两棉花——免谈。(免弹) 秃子打伞——。(无发无天) 矮子过渡——。(淹心)。 马店买猪——没那事。(没那市)。 腊月气候——脱手动脚。(冻手冻脚)。 父 亲 向 儿 子 磕 头 —— 岂 有 此 理 。( 岂 有 此 礼)。 公 共 厕 所 扔 石 头 —— 引 起 公 愤 。( 引 起 公 粪)。 反穿皮袄——拆佯。(拆羊)。 孔夫子搬场——净是输。(净是书)。 妊妇走独木桥——逼上梁山。(逼上梁山)。 外婆死了儿子——无救。(无舅)。 老公拍扇——苦楚。(妻凉)。 秀才的空棺材出葬———-傍若无人。(木中 无人)。 王八中解元———-老实。(龟举)。 六月裏戴手套——–保守。(保手)。 生花生————–非吵不成。(非炒不成)。 皮匠不带锥子——–实行。(针行)。 何家姑娘嫁给郑家—-正合适。(郑何氏)。 的房子———-庙。(妙)。 河滨洗黄莲———-何苦。(河苦)。 盲人戴眼镜———-假伶俐。(假充明)。 做梦变蝴蝶———-想入非非。(想入飞飞)。 山公学走———-。(假猩猩)。 精拆茅台————很久。(好酒)。 蜘蛛拉网————。(自丝)。 瞎子背瞎子———-忙上加忙。(盲上加盲)。 爷流鼻血——–正红。(朕红)。 打破沙锅————问到底。(纹到底)。 西瓜地裏散步——–进退两难。(摆布逢圆)。 脱 了 旧 鞋 换 新 鞋 —— 改 邪 归 正 。( 改 鞋 归 正)。 麻布袋草布袋——–一代不如一代。(一袋不 如一袋)。 碗底的豆子———-历历正在目。(粒粒正在目)。 卖布不带尺———-存心不良。(存心不量)。 穷木工开张———-只要一句。(只要一锯)。 砖窑裏失火———-。(窑烟)。 灯盏无油————枉操心。(枉费芯)。 钟馗嫁妹————鬼混。(鬼婚) 粪船过江————拆死。(拆屎)。 黏窝窝掺黄莲——–一年一年的苦。(一黏一 黏的苦)。 药铺裏开抽屉——–找玩。(找丸)。 癞虾蟆跳水井——–不懂。(噗咚)。 唱戏的骑马———-不可。(步行)。 炒 咸 菜 不 放 酱 油 —— 有 言 正在 先 。( 有 盐 正在 先)。 吃饺子不吃馅——–狡猾。(挑皮)。 从河南到湖南——–难上加难。(南上加南)。 打灯笼搬石头——–照办。(照搬)。 洪流冲走地盘庙——留神。(流神)。 耕地裏甩——–吹法螺。(催牛)。 孩子的脊梁———-之辈。(之背)。 航空兵翻觔斗——–。(试飞)。 耗子掉到水缸裏——时髦。(湿毛)。 老住山洞——–没事。(没寺)。 货轮出了海———-外行。(外航)。 火烧旗杆————长叹。(长炭)。 黄鼠狼钻鸡笼——–投契。(偷鸡)。 酱缸裏泡石头——–一言难尽。(一盐难进)。 井裏放爆仗———-有缘由。(有圆音)。 老母鸡抱空窝——–不简单。(不见蛋)。 吃人参———-候补。(后补)。 皮的妈妈——–皮太厚。(皮太后)。 千年的石佛像——–诚恳人。(老)。 牵著羊进馆——出洋相。(出羊相)。 墙上栽菜————无缘。(无园)。 扇著扇子措辞——–疯言疯语。(飞短流长)。 十两纹银————必然。(一锭)。 守著茅厕睡觉——–离死不远。(离屎不远)。 唐僧的书————一本正派。(一本)。 小碗儿吃饭———-靠天。(靠添)。 肉锅丢进河———-昏昏沉沉。(荤荤沉沉)。 王 八 肚 裏 插 鸡 毛 —— 归 心 似 箭 。( 龟 心 似 箭)。 寺后有个洞———-妙透了。(庙透了)。 寿星齐仙鹤———-没了。(没鹿了)。 十 八 个 钱 放 两 下 —— 久 闻 久 闻 。( 九 文 九 文)。 染房的姑娘不穿白鞋–天然。(自染)。 后边扎小辫——违法乱纪。(尾发乱系)。 炉子翻身————倒楣。(倒煤)。 饭锅冒烟————含混了。(米糊了)。 百度记了你的名—(度记) 水仙不开花—— 哑子吃黄莲——有苦本人知(或「有苦说不 出」) 还有一种是谐音的歇后语,他正在前面一种烈 性的根本上插手了谐音的要素。例如: 外甥打灯笼——依旧(舅) 孔夫子搬场——尽是输(书) 火烧旗杆——长炭(叹,即享受) 粪坑关刀——文(闻)不克不及,武(舞)也不克不及。 以下为一些常用的歇后语: 哑巴吃黄莲——有苦说不出 秀才遇著兵——有理说不清 光棍佬教仔——廉价莫贪 财到光棍手——一去无回头 盲人吃汤丸——心中无数 丈二——摸不着思维 礼义廉—— 泥水佬开门口——过得本人过得人 偷鸡不成——蚀把米,即不只没有占到便 宜,反而遭到了丧失 茅坑里扔——激起平易近粪(愤) 爷嫁女——鬼要 牛皮灯笼——点极唔明 床下底劈柴——撞板,即闯祸、出乱子 妻子担遮——阴公,即可怜 老公拨扇——苦楚(妻凉),即可怜 单眼佬妻子——一眼睇晒 冬钱腊鸭——得个睇字 隔夜油炸鬼——无火气 甘薯跌落风炉——该烩 湿水榄核——两端唧 水瓜打狗——唔见咁截 无掩鸡笼——自出自入 白鳝上沙岸——唔死一身散,即死定了 火烧旗杆——有排长炭(叹) 潮州音乐——本人顾本人 结他无线(湿水棉花)——无得弹,即无可 挑剔 非洲——乞人憎(黑人僧),即令人厌恶 卖鱼佬冲凉/卖鱼佬洗身——无生(腥)气 船头尺——度水 亚兰嫁亚瑞——累斗累 太公分猪肉——人人有份 年晚煎堆——人有我有 老举埋年结——算数 蒙古大汗——忽必烈 马尾栓绳——用不上劲 马尾巴搓绳——不合资 大上的电线杆——靠边坐 诸葛亮大摆空城计——逢凶化吉 雨打黄梅头—不利。(倒梅) 半两棉花——免谈。(免弹) 秃子打伞——。(无发无天) 矮子过渡——。(淹心)。 马店买猪——没那事。(没那市)。 腊月气候——脱手动脚。(冻手冻脚)。 父亲向儿子——岂有此理。(岂有此 礼)。 公共茅厕扔石头——惹起。(惹起公 粪)。 反穿皮袄——拆佯。(拆羊)。 孔夫子搬场——净是输。(净是书)。 妊妇走独木桥——逼上梁山。(逼上梁山)。 外婆死了儿子——无救。(无舅)。 老公拍扇——苦楚。(妻凉)。 秀才的空棺材出葬———-傍若无人。(木 中无人)。 王八中解元———-老实。(龟举)。 六月裏戴手套——–保守。(保手)。 生花生————–非吵不成。(非炒不成)。 皮匠不带锥子——–实行。(针行)。 何家姑娘嫁给郑家—-正合适。(郑何氏)。 的房子———-庙。(妙)。 河滨洗黄莲———-何苦。(河苦)。 盲人戴眼镜———-假伶俐。(假充明)。 做梦变蝴蝶———-想入非非。(想入飞飞)。 山公学走———-。(假猩猩)。 精拆茅台————很久。(好酒)。 蜘蛛拉网————。(自丝)。 瞎子背瞎子———-忙上加忙。(盲上加盲)。 爷流鼻血——–正红。(朕红)。 打破沙锅————问到底。(纹到底)。 西瓜地裏散步——–进退两难。(摆布逢圆)。 脱了旧鞋换新鞋——。(改鞋归 正)。 麻布袋草布袋——–一代不如一代。(一袋 不如一袋)。 碗底的豆子———-历历正在目。(粒粒正在目)。 卖布不带尺———-存心不良。(存心不量)。 穷木工开张———-只要一句。(只要一锯)。 砖窑裏失火———-。(窑烟)。 灯盏无油————枉操心。(枉费芯)。 钟馗嫁妹————鬼混。(鬼婚) 粪船过江————拆死。(拆屎)。 黏窝窝掺黄莲——–一年一年的苦。(一黏 一黏的苦)。 药铺裏开抽屉——–找玩。(找丸)。 癞虾蟆跳水井——–不懂。(噗咚)。 唱戏的骑马———-不可。(步行)。 炒咸菜不放酱油——有言正在先。(有盐正在 先)。 吃饺子不吃馅——–狡猾。(挑皮)。 从河南到湖南——–难上加难。(南上加南)。 打灯笼搬石头——–照办。(照搬)。 洪流冲走地盘庙——留神。(流神)。 耕地裏甩——–吹法螺。(催牛)。 孩子的脊梁———-之辈。(之背)。 航空兵翻觔斗——–。(试飞)。 耗子掉到水缸裏——时髦。(湿毛)。 老住山洞——–没事。(没寺)。 货轮出了海———-外行。(外航)。 火烧旗杆————长叹。(长炭)。 黄鼠狼钻鸡笼——–投契。(偷鸡)。 酱缸裏泡石头——–一言难尽。(一盐难进)。 井裏放爆仗———-有缘由。(有圆音)。 老母鸡抱空窝——–不简单。(不见蛋)。 吃人参———-候补。(后补)。 皮的妈妈——–皮太厚。(皮太后)。 千年的石佛像——–诚恳人。(老)。 牵著羊进馆——出洋相。(出羊相)。 墙上栽菜————无缘。(无园)。 扇著扇子措辞——–疯言疯语。(飞短流长)。 十两纹银————必然。(一锭)。 守著茅厕睡觉——–离死不远。(离屎不远)。 唐僧的书————一本正派。(一本)。 小碗儿吃饭———-靠天。(靠添)。 肉锅丢进河———-昏昏沉沉。(荤荤沉沉)。 王八肚裏插鸡毛——归心似箭。(龟心似 箭)。 寺后有个洞———-妙透了。(庙透了)。 寿星齐仙鹤———-没了。(没鹿了)。 十八个钱放两下——久闻久闻。(九文九 文)。 染房的姑娘不穿白鞋–天然。(自染)。 后边扎小辫——违法乱纪。(尾发乱系)。 炉子翻身————倒楣。(倒煤)。 饭锅冒烟————含混了。(米糊了)。 百度记了你的名—(度记) 水仙不开花—— 哑子吃黄莲——有苦本人知(或「有苦说不 出」) 还有一种是谐音的歇后语,他正在前面一种烈 性的根本上插手了谐音的要素。例如: 外甥打灯笼——依旧(舅) 孔夫子搬场——尽是输(书) 火烧旗杆——长炭(叹,即享受) 粪坑关刀——文(闻)不克不及,武(舞)也不克不及。 以下为一些常用的歇后语: 哑巴吃黄莲——有苦说不出 秀才遇著兵——有理说不清 光棍佬教仔——廉价莫贪 财到光棍手——一去无回头 盲人吃汤丸——心中无数 丈二——摸不着思维 礼义廉—— 泥水佬开门口——过得本人过得人 偷鸡不成——蚀把米,即不只没有占到便 宜,反而遭到了丧失 茅坑里扔——激起平易近粪(愤) 爷嫁女——鬼要 以下是一此常见于粤语的歇后语: 牛皮灯笼——点极唔明 床下底劈柴——撞板,即闯祸、出乱子 妻子担遮——阴公,即可怜 老公拨扇——苦楚(妻凉),即可怜 单眼佬妻子——一眼睇晒 冬钱腊鸭——得个睇字 隔夜油炸鬼——无火气 甘薯跌落风炉——该烩 湿水榄核——两端唧 水瓜打狗——唔见咁截 无掩鸡笼——自出自入 白鳝上沙岸——唔死一身散,即死定了 火烧旗杆——有排长炭(叹) 潮州音乐——本人顾本人 结他无线(湿水棉花)——无得弹,即无可 挑剔 非洲——乞人憎(黑人僧),即令人厌恶 卖鱼佬冲凉/卖鱼佬洗身——无生(腥)气 船头尺——度水 亚兰嫁亚瑞——累斗累 太公分猪肉——人人有份 年晚煎堆——人有我有 老举埋年结——算数 蒙古大汗——忽必烈:被打至开花(忽 =;烈=裂) 八月的莲藕——又鲜又嫩 八月的石榴——满脑袋的点子 八月的柿子——越老越红;老来红 八月木樨开——四处飘喷鼻 八月里的黄瓜棚——空架子 八月十五吃年饭——还早哩 八月十五吃元宵——异乎寻常 八月十五吃粽子——不是时候 八月十五的月饼——人人欢喜;个个喜爱; 上下有 八月十五的月亮——年年都一样;正大 八月十五过端阳——晚了;迟了 八月十五看龙灯——晚了大半年 八月十五生孩子——赶巧了 八月十五送月饼——赶正在节上 八月十五云遮月——扫兴 八月十五蒸年糕——赶早(枣) 八月十五种花生——瞎批示 八只脚的螃蟹—— 八字不见一撇——没端倪;差得远;差远了 巴掌长疮—— 巴掌穿鞋——行欠亨;走欠亨 巴掌上摊煎饼——巧手;好手 扒了皮的癞——活着厌恶,死的还吓人 扒了墙的庙——慌了神 芭蕉插正在古树上——粗枝大叶 芭蕉开花——;紧相连 芭蕉叶上垒鸟窝——好景不长 疤瘌眼长疮——坏到一块了 拔草引蛇——自讨苦吃;自找苦吃 拔葱种海椒——一茬比一茬辣 拔节的高梁——节节高;节节上升 拔浪鼓——两面光 拔了的闹钟——专做提示人的事 拔了萝卜——洞穴正在 拔了萝卜栽上葱——一茬比一茬辣 拔了毛的凤凰——不如鸡 拔了毛的鸽子——飞不了 拔了塞子不用水——眼 拔苗滋长——急于求成 跋脚驴子逃兔子——赶不上;撵不上 跋脚顿时疆场——有死无活 跋子拔萝卜——歪扯 跋子踩高跷——迟早有他的都雅 跋子打围——坐着喊;坐地呐喊 跋子赶马——望尘莫及 跋子上台——立场不稳 把鼻涕往脸上抹——自找难看 把肥料浇到莠草上——吃力不讨好;有劳无功 把脸拆进裤挡里——人 把人赶到墙根下——走投无 把娃娃当猴耍——人 把妖猜当成——不分 靶场上的老黄忠——百步穿杨 霸王别姬——何如不得;无可何如 白脖老鸹——启齿是祸 白脖子屎壳郎——有特色;异乎寻常 白布进——洗不清;洗不净 白布做棉袄——归正都是理(里) 白菜帮子——中看不中吃;都雅欠好吃 白菜地里耍镰刀——散了心 白菜烩豆腐——谁也不沾谁的光 白菜叶子炒大葱——亲(青)上加亲(青) 白骨精扮新娘——妖里妖气 白骨精打跟头——鬼幻术 白骨精化——人面鬼心 白骨精说人话——惑众 白骨精送饭——有野心;没安好心 白骨精——惑众 阿斗的山河——白送 阿斗式的人物——没能耐 阿二吹笙——滥竽凑数 阿二当郎中——没人敢请 阿二满街串——不务正业 阿哥吃面——瞎抓 阿婆留胡子——反常 阿庆嫂倒茶——点水不漏;点滴不漏 挨不挨——吃软不吃硬 的狗去咬鸡——拿别人 的乌龟——缩脖子啦 挨刀的鸭子——乱窜 挨了巴掌赔不是——卑躬屈膝 挨了棒的狗——气急 挨了打的鸭子——乱窜 挨了刀的肥猪——不怕开水烫 挨了刀的皮球——瘪了 挨了霜的狗尾巴草——蔫了 挨着火炉吃海椒(辣椒〕——里外发烧 矮梯子上高房——搭不上言(檐) 矮子穿高跟鞋——高也无限 矮子打狼——光喊不上 矮子筝——节节高;节节上升 矮子放屁——低声下气 矮子参不雅——随声 矮子过河——安(淹)心 矮子看戏——听声 矮子里面拔将军——迁就材料;短中取长 矮子爬楼梯——恨不得(火急盼愿) 矮子爬坡——步步高升;步步登高 矮子婆娘——见识低 矮子骑大马——上下两难;上下为难 矮子想登天——不知天高地厚;妄想;痴心 妄想 矮子坐高凳——够不着;上下够不着;上下 为难 爱打讼事逞豪杰——穷斗气 庵堂里的木鱼——任人敲打 鹌鹑要吃树上果——够不着;尽想功德;想 得倒美 岸上看人溺水——见死不救 岸上捞月——白搭功夫;白搭劲 按别人的脚码买鞋——生搬硬套 按彩球的乞丐——欢快得发傻 按方抓药——照办 按鸡头啄米——白操心计心情 按牛头喝水——办不到;没 按下葫芦起了瓢——顾了这头丢那头;此起 彼落 案板顶门——管得宽 案板上的擀面杖——光棍一条 案板上的肉——任人分割;随人分割 案板上的鱼——挨刀的货 暗地里——鬼鬼祟祟 暗地里耍拳——瞎打一阵 暗室里穿针——难过 黑暗使绊子——蔫儿坏 熬尽了灯油——烧心(芯) 鏊子上烙冰——化汤了 鏊子上烙饼——翻来翻去 八百吊钱掉井里——难摸哪一吊 八百年前立的旗杆——老光棍 八百铜钱穿一串——不成调(吊) 八宝饭上撒胡椒——又添一味 八辈子的老陈帐——说不清 八寸脚穿七寸鞋——别扭 八斗的小垂缸——拆不下一石 八哥啄柿子——拣软的欺 八个老夫划拳——三令五申(伸) 八个钱的膏药——沾上了 八个钱买碗馄饨——没有面 八个歪脖坐一桌——谁也不正眼看谁 陈腔滥调文的格局——陈旧见解 炉里睡觉——热气腾腾 阵里骑马——闯不出子;出难找 八级工学手艺——不断改进 八级师傅学手艺——长到老,学到老 八角掉进粪坑里——喷鼻臭不分;喷鼻臭难分 八斤半的鳖吞了大秤砣——狠心王八 八斤半的老鳖吞了个秤砣——狠心的王八 八斤半的王八中状元——老实(龟举)不小 八十小我抬轿子——好威风 八十老夫害个摇头病——不由人愿;由不得 人 八十白叟吹灯——喘不上气;上气不接下气 八十老翁练琵琶——老生常谈(弹) 八十老翁学打拳——越练越健壮 八十老翁学手艺——老来发奋 八十岁的老绝户头——后继无人 八十岁刮胡子——不服老 八十岁老翁挑担子——心不足而力不脚 八十岁留胡子——老从见 八十岁没儿女——老来孤独 八十岁生儿子——代代掉队 八十岁跳舞——实 八十岁玩山公——老幻术 八十岁学吹笛——尽是老调;老调子 八十岁学——拼老命 八十岁演员扮孩子——返老还童 八十岁坐柜台——老外行 八五炮打兔子——得不偿失 八仙过海——各显 八仙——神聊 八仙桌缺只腿——搁不服 八仙桌上放灯盏——明摆着 八仙桌子——有棱有角 八贤宫——好难请 八月的苦瓜——心里红

  糊口中常用歇后语大全_高档教育_教育专区。糊口中常用歇后语大全 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是人 水仙不开花—— 哑巴吃黄莲——有苦本人知(或“有苦说不 出”) 还有一种是谐音的歇后语,他正在前面一品种 型的根本上插手了谐音的要素。例如 外甥打灯